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在上海

选择一座城市,就是投奔一种生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1966---文革回忆  

2016-01-12 13:02:2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1966---文革回忆 - 梦在上海 - 梦在上海
        这是一张我在1976年4月拍摄于井岗山博物馆内的旧照,身着军装并不说明我是曾经当过兵的人,那个年代最时尚的是穿军装,似乎表明大众最爱革命,最崇拜解放军。我当时是师范院校的即将毕业的工农兵学员,正好在井岗山中学实习,闲暇去参观博物馆,班里有许多当过兵的同学,借同学的军装拍拍照是顺理成章的事。从这张照片开始回忆文革,我感觉有一定的代表性。
        今年是文革暴发五十周年的纪念周年,半个世纪过去了,许多年轻人根本不懂什么是文革?仅仅从文学作品、电影电视剧中要读懂文革谈何容易?就像我们这一代人仅仅凭文学作品与电影电视,就想知道民国的真相一样。我是老三届,文革开始的高一学生,真正经历了那场青春浩劫,今天无论怎么看都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我要说出我的真实感受,我要反思自己在运动中的表现,要追问自己的灵魂?如果到今天,一个67岁的初级老人还不懂得是非与人性,还在说假话、套话,我感觉真得很可悲。
        1966年6月,我所在的学校(江西吉安一中,江西省重点中学)已经基本停课,大多数时间是在写批判文章,贴大字报,教室外面的墙壁上贴满了大字报,我们学生的毛笔字在那个时候倒是大练了一番。我是高一(1)班,与2班是同一批任课教师,高中每个年级都是四个平行班,三班四班的生源要好于一班二班,这从当时高干(13级以上)子女基本都在三、四班就可看出来,用今天的话就叫重点班。
        我是从三中考入一中的,当时的三中没法与一中比,中考成绩也不怎么样,能招录到一中算是走桃花运,所以分配到一班是自然而然的事,我们这个班多数是吉安地区各县考进来的学生,班主任是个政治老师,姓谢,我至今还记得他是一个普通话说不标准的农村人,满口的阶级斗争理论,对我这样出身在非贫下中农、工人阶级家庭的学生,自然有些另眼相看。好在我的父亲当时还属于国家科级(17级)技术干部,母亲也参加过地委干部培训班,如果是当时的黑五类出身,那将是黑暗笼罩心头。
        我处在非重点班的非骨干学生位置,成绩又不突出,自然是老师忽略的对象,既好也不好,好在没有人注意你,不容易被抓辫子,所以,整个文革期间我都安然无事,因为你不是别人眼中的危险分子。基本上我的脑子不是长在自己的脖子上,是随大流的,可以说,文革在我幼小的生命里就是“跟着毛主席干革命”,谁反对他老人家就坚决和他斗争到底。其实,绝大多数学生和老师都是如此,从那时起,我们已经被训练成没有脑子的机器人。
        1966年,我最羡慕的是高干子女,因为他(她)们太耀眼了,最希望能去北京天安门接受领袖检阅,最想戴上红卫兵袖章,最爱穿军装。我留下的文革照片大多数都是穿军装的,它反映了五十年前,我的幼小心灵的那个梦想。总想当兵,却最终一辈子与军人无缘。吉安是井岗山所在地级市,正县级以上的官基本上都是南下干部,他们操着标准的北方话,我们当地人俗称“官腔”,因为正处级以上的官没有一个不打官腔的。文革时(包括文革前),等级观念很强,老白姓都很怕官老爷,别说市长、市委书记,就是一个重点中学校长和书记都了不得,老白姓比现在更怕官,所以,我更明白了为什么中国老白姓的皇权思想其实根深蒂固的。
       1966年12月,我最后一批参加文革大串联,由于从未走出过省门,串联到省会南昌就因迷路而阻挡在省内。我时时会回想文革时我为什么那么愚昧无知?没有见过世面是一回事,被压抑和自卑是另一回事,人在青少年时的自信与见识有多重要啊!每每回忆此情此景,我都深有感触。因为当时的经济落后,人民的生活处于饥寒交迫之中,能吃饱饭就已经很满足了,没有多少人有精力去追求精神生活。我们学生只要会读书,成绩好,听老师话就是好学生,我因为叛逆性强,不够听话,学习成绩又不突出,自然是划入三等公民阶层。
        整个1966年从6月到年底,我记得都是大批判、斗反动权威(其实就是老师里面学术水平高的又不听领导话的老师),八月份以后就是老毛接见红卫兵,学校选拔那些高干子女与出身红五类的学生干部赴京,我们这些出身不够硬的非红五类子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去北京。今天,当我想起文革那一幕幕时,我真觉得中国人怎么这么贱?每天像奴才似的一遍又一遍地喊“万岁!万岁!万万岁!”,就没有一个人反感这些个东西?也没有一个人去质疑它?法律早被践踏得一干二净。
        在那个年代,我们只相信毛为首的党中央,相信人民日报社论,红旗杂志社论,军队是我们最崇敬的力量,所以,穿军装自然是最时尚的。我从来没有质疑过文革,更没有对毛产生过怀疑,因为脑子从来就没有自己独立思考的东西,连生存都只是在基本的底线上,哪有可能去思考精神层面的东西?我没有读过的书太多了,懂得的东西太少了,好处就是不会被别人盯牢,却是在过一种没有灵魂的生活。
        直到五十岁以后,特别是退休后周游世界各地以后,我才逐步明白文革及毛思想,明白文革前那些禁锢老百姓的阴招,明白为什么改革开放才挽救了中国?今天,我看到许多当年的同学包括一些高干子女,回想五十年前的一切,我没有想到其实当年真是高看了他们,今天,我过得并不比他们差。
        我的1966,灰色的年代,我过着灰色的生活,到1976年,我才逐步走上新的坦途。
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