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在上海

选择一座城市,就是投奔一种生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生命第二曲--独特  

2017-01-23 17:19:23|  分类: 财富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    养生,一个被国人炒烂了的话题,正成为许多商家瞄准的机会,可我觉得:学习,是最好的养生。一个人变老有三部曲:转化、独特、涅槃。转化的年龄大致从50岁到65岁;独特的年龄大致从65岁到80岁;涅槃的年龄大致从80岁到百岁以后。我处于第二曲阶段--独特。
       在这个阶段,我感觉最重要的事是“找到自己”。享受与自己相处,是一个人老后很重要的哲学,不是看到微信上铺天盖地的什么“养生、打扮自己、吃好、玩好”等等,好像只要多聚会,多旅游,过得轻松自如些就万事大吉了。其实,心灵的空虚是任何东西弥补不了的,养生必养心。如果你没有找到自己此生一直寻找的东西,死也会不安宁的。
        我在安静的夜晚会问一问自己:你找到了自己一直寻找的东西吗?
        我要找的东西是:人究竟应该如何活?我会问自己:此生无憾吗?如果明天是最后的日子,你感觉此生无憾吗?
       65岁以后,我感觉是我这生最幸福的日子,某种自由度,面对死亡的无惧无憾,有一种从来没有的潇洒。我越来越在乎自己的感觉,取悦自己,而不是像过去那样老想着取悦别人。独处时,我会问一问自己:以后该往哪里走?
       我的第二曲要做的第一件事是“脱俗”,就是要脱离文革时宣扬的那一套所谓无产阶级本色。我们在大一统的社会中生活得太久了,没有自我,没有个性,只有躯壳,没有灵魂。想一想小时候,我被压抑得太卑微了,真得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,今天的我才会有一种重生的感觉。今天的时代相对前三十年来说,已经开放很多了,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,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。
        最近这些年,文革风又有些唱起来了,可我的内心非常淡定、平静,我知道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?任何诱惑、威胁都奈何不了我。我们是在愚昧教育下诞生的一代人,不能到死还没有醒悟过来,寻找最真实的自我就是变老三部曲的第二曲--独特。
       以前,对张爱玲、邓丽君这些名人,头脑中的印象是坏人,后来参加读书会与名人、学者、作家交流,才知道,讲她们是坏人的人才是卑鄙的人。所以,要读书,读大师的书,民国之后无大师。
       小时候,我生活在江西吉安这个被叫作红色革命根据地的小城,井冈山曾经是我引以为自豪的名字,“杀富济贫”的红军标语曾经记忆犹新,但今天来看未必是对的。在上海外滩的历史中,我寻找到了许多的真实的资料,百年中国近代史从魔都的变化最可以看出,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错杀的。上海在过去的百年中,有四十年是隐含着肉体错觉的,其余的六十年则是一个镜像式的幻想体,一个建筑的殖民地,一个无数方言的汇聚地,一个对日常生活充满细微触觉的人体。
       上海这座集优雅与沧桑一体的城市,值得品味的地方太多了,读懂上海真的不容易。我移民上海十多年了,这座城市对我的影响太大了,我的灵魂就是从这里诞生的、定型的,她是我的精神故乡。对我的肉体故乡,我已经渐渐疏远了,只剩下童年的美好或者悲伤的往事。
      “ 成为我自己”这该是我第二曲的主要内容,人活在世上其实就为了两样东西:名与利。追求名利并不可耻,可耻的是不择手段。人为自己活,才表明人是自己的主人,不是奴隶。假如所有人都不考虑为自己活,那么这个“为他人”怎么能够实现?为自己活,是指利己不损人。如果所有人都做到了这一点,天下就太平了。
       我在脱俗的过程中需要用写作来与自己对话,更多的时间是读书与交流、思考。让灵魂跟上自己的脚步是我的关注点。我越来越认为,和一群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在一起交流,我才会感到孤独呢?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:灵魂是注定独行的。所以,讨厌自己,似乎总是常态;而爱上自己,格外地难。但我相信,我总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